從上個月開始進入忙碌的最高峰,不知不覺身體已經習慣凌晨三四點才上床了,而且夢裡會延續睡前的剪接或報告內容。雖然這學期除了禮拜四外,大概都可以睡到早上十點後,有六、七個小時左右的睡眠算是蠻充裕(比起以前的話),但畢竟是不太正常的作息,因此身體狀況欠佳,沒有生病、不過無論天氣冷熱,手腳幾乎無時無刻都是冰的,氣色也不好。

所幸現在已經接近尾聲了,剩下一個煩人的報告,三個要命的期末考,然後再殺去台中拍七天的紀錄片,和一些零碎的雜事,2/2就可以回鄉休息半個月……真是個短到不行的寒假(淚) 目前預計2/15要回台北,因為我有點想去FF11(瘋了!) 所以有意找我台南聚會的趕快預約唷XD
 
 
**
 
今天的傳播與文化課,老管繼續談文化工業,問及大家對流行與品牌的想法。課後,後座的公主與王子還繼續熱切討論──

(※前情提要:公主上課時被點到,她回答「品牌有其吸引人的氛圍,所以還是會買」之類的) 
王子:有時候根本就不是你想不想的問題,而是其他的人都這樣,你不跟隨很奇怪
公主:那假設今天要買一雙球鞋,勾勾牌跟中國強,你會選哪個?
王子:當然是勾勾牌啊!(立答) 穿中國強能看嗎?
公主:對嘛,世界上的人都會選有品牌的東西,沒辦法。
王子:所以是因為別人的關係,不是我們的問題
 
後面我再也聽不下去了。
連吐嘈都懶。
 
 
**


視覺傳播課時,座位底下有一份今日的水果報紙,順手拿起來翻閱,置入性行銷跟選舉宣傳文多到令人傻眼,是我太久沒看報紙才會不適應嗎囧。

說到選舉,星期一因為睡過頭、 又是影棚課,所以搭小黃到學校(這學期只有這一次啦相信我orz)。老司機果然開口與我聊起政治來,沒幾句就聽出他是泯盡黨的,雖然兩種顏色我都討厭,硬要選一個,對摑泯黨印象還是好一些,所以便虛應敷衍他。

他倒是聊得很起勁,一直要我去領公投票討黨產,政府會拿這些錢做建設云云,我忍不住就問他:「政府這樣說你就相信喔?」話一出口我就後悔了,因為、司機居然沉默好幾秒……瞬間心想完了,會不會被丟下車之類的。然後他才又有點自欺欺人地說不會啊政府很透明,如果政府騙我們下次誰還會支持它。媽呀計程車內實在是個危險又沒有言論自由的空間T_T 最後到S大門口,收錢了還不讓我下車,硬要講完……拜託我趕時間哪!!<囧>

路上隨便就能看到旗幟與海報的傢伙,都是我沒興趣知道的選項,什麼搶救、含淚的煩死了,老瑪看久了也面目可憎,拿「嗆貶刺客」當頭銜的簡直無聊。如果時間允許的話,真的好想回去投除了那兩種顏色以外,沒有錢宣傳但有理念抱負的其他候選人與小黨喔……唉。


**
 
 
回家所搭的公車發生了小車禍。當時我站著發呆,沒看見怎麼發生的,一個緊急煞車兼撞擊讓全車驚呼,因為是剛開動,衝力不是太大,只稍微嚇了一跳。一位看起來像學生的騎士倒在馬路上,眼鏡斷掉了,機車外觀沒事,但不曉得還能不能騎;另一台淺藍色的汽車屁股被撞出凹痕。應該是公車撞到了那台汽車,而汽車撞倒了騎士吧?因為離家只有一站距離,現場在畫粉筆記號時我就下車了。台北交通真的好可怕啊Q_Q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babel 的頭像
babel

憂患偏執者自擾記事

bab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